官方微信:gwfswx
招生招聘热线:0757-88818333

师生论坛
人类:令人失望的物种
——读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
作者:聂德森    浏览:615    发布时间:2018-01-08 15:59:15

 

 

导读

从食物链底层到地球霸主,是什么引领我们走进智慧殿堂,开启空前绝后的人类时代?

环境污染,生物灭绝,又是什么让人类变成了地球的寄生虫,在吸干宿主营养后,盘算继续开拓新的宇宙领土?

 

 

漫长的演化过程,偶然的基因突变,让人类有了认知。人类从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一跃而为自然界主人,君临天下,凌驾万物,肆无忌惮地鲸吞土地,恬不知耻地掠夺资源。人类成了世界霸主,也成了生态的梦魇,从此雄踞食物链顶端,坐视其他生物餐风饮露,啼饥号寒,惶惶走向终日。作为万物之灵长,人类以思考和沟通力为武器,不仅打破自然界和谐与次序,也翻开自我历史新篇章。渺渺宇宙,浩浩时空,无时无处不招摇人类文化、宗教、帝国和科技之旗。时至今日,人类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甚至拥有了创造和毁灭的神力。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自命为智人的人类,至今没能摆脱自私贪婪,冷酷无情,贪图享乐又不负责任的动物本性。人类,不过是令人失望的物种,历史也从无必然性可言。

 

一、造化弄人

大约在10前,智人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动物,在非洲的某一角落,默默无闻、忍气吞声地生活。他们虽有较大容量的大脑和锋利的石器,但威武不如马象,敏捷不如犬兔,凶狠不如狮虎,甚至连心眼也比不上豺狼。动物界没谁拿他当回事,鸡犬(那时还是鸟和狼)都不买他账。他们胆战心惊、如影随形地跟在大型食肉动物身后,看它们捕猎后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自己却躲在远处,饥肠辘辘,强吞口水。等到鲜美的猎物只剩下深深白骨,肉食者酣畅的饱嗝再也听不见时,他们才小心翼翼走出来,去敲骨吸髓,吃点残羹冷炙。据说早期石器就是智人用来敲这种余骨的。

长久以来,智人一直提心吊胆又心甘情愿地充当大型食肉动物风卷残云后的义工,难吃到肉,也喝不到血,历经心酸与屈辱,依然食不果腹,朝不保夕。更多时候只能靠采集野菜野果勉强度日,偶尔也挖掘地下的虫豸,或者集体围捕一些较小动物打打牙祭。日子难过得让我们这些腻味了荤腥、反而喜食粗粮的后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真正改变老祖宗们命运的,是一次基因突变。这次突变,改变了智人大脑内部连接方式,让他们以前所未有的思维和沟通能力开始超越动物界。这就是所谓的认知革命,时间大约在7万到3万年前。至于突变原因,完全是偶然,是天意。没人知道为什么突变只发生在智人DNA里,而不是尼安德特人,或者猴子、狼、猪等其它物种基因里。

 

图左尼安德特人,图右智人

 

要是发生在别的动物身上,现在坐在电脑前码字的,怕是一头戴着眼镜的狼,或是叼着烟卷的猪,没人能说得准。真是造化弄人!感谢上苍只眷顾人类,没有它的偏爱,我们现在还不是人!不是人不说,很可能还要被有知识的狼整天追杀得气喘吁吁,要么被懂科技的猪圈养得呼呼大睡而不知死之将至。当然也不能忘了老祖宗,是他们的好命,才有我们今天的好运,可以理直气壮地磨刀霍霍向猪狼。不过,相比之下,他们的命才叫真好,种族存亡的大事,居然不需要励精图治,奋发图强,一觉醒来竟当家作主,笑对未来!这让我们努力奋斗也难以改变前途的现代人,再次不知如何是好!

 

二、八卦不止

人类的语言和文字,出现在认知革命之后。灵活的语言和精密的文字,能够吸收、储存和沟通惊人的信息量。智人不仅知道哪里有狮子,哪里有野猪,更知道如何沟通协作,赶走狮子,去围捕野猪。然而大量研究结果表明,人类语言和文字最重要的信息不是关于觅食、狩猎,而是用来八卦,用来捕风捉影,甚至一些根本不存在事物,智人讲起来也煞有介事,如临其境。

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合作是得以生存和繁衍的关键。对个人来说,光知道狮子野猪的下落还不够,最重要的,是要知道部落里谁和谁打猎,谁跟谁打架;谁很诚实,谁是骗子;谁跟头领闹翻,谁跟头领睡觉;本部落和哪些部落交好,又和哪些交恶。八卦能得知谁可以称兄道弟,推杯换盏,可以一起放心使坏;谁又必需被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对于群落,八卦也是团结同志,打击敌人不可或缺的舆论工具,有利于巩固和壮大群落,发展出更加紧密、复杂的合作形式。八卦传统历经沧海桑田,海枯石烂,依然深入人心,万世流传。

 

两个妇女在闲话 ·彼得·勃鲁盖尔 

 

时至今日,智人们凑在一起谈论的,大多不外乎老祖宗所说的那些鸡零狗碎,家长里短;报纸、杂志、电视所讲的,也基本都是吃喝玩乐,远交近攻。如果说有什么演进,那就是我们八卦起来没老祖宗口快心直,喜欢遮遮掩掩,窃窃私语;喜欢借以团体、种族、国家的圣神之名骇人。另外,除了报刊杂志、电视电台,我们还借助电话、手机、网络、微信等八卦神器,和天各一方的人随心所欲,有声有色地八卦。大到哪些国家打起来了,哪些国家好起来了,哪些国家像孩子般打了又好,好了又打;小到官员通奸,明星被潜,一只大虾卖38元,都可以成为活色生香的谈资。

至于生态恶化、全球变暖、曾是我们同类但没我们命好的动物的命运,人类整体的生活状况、幸福指数、未来进程等问题,太过于崇高,崇高到我们浑身上下都蛋痛,只好留给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专家或精英去书斋枯坐,打发时光。我们需要活着,活着就要生命不息,八卦不止,这样,沉闷的日子才能快活起来,生存的重要问题——“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才能得到落实。

 

三、虚构故事

据社会学研究,借由八卦来维持的最大自然群体大约是150人,超过这个数字,大多数人就无法再真正了解、八卦所有成员的生活情形。一个部落一旦超过150人门槛,就出现沟通困难,也容易引起分裂。智人如何跨过这个门槛,最后创造出数万居民的城市、上亿人口的帝国,秘密在于虚构故事。

认知革命带给智人的不止是语言、文字,还有想象。拥有想象的智人,用语言和文字编织出种种故事。这些故事由一人或几人想象,之后愈来愈多的人加入进来,大家共同虚构,相互讲述并信以为真。

如同好事之人昂首指向虚空,会有更多不明真相的人跟着仰望寻找一样。所不同的是,智人在想象和虚构里,找到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那就是大家都相信想象虚构,认为它是真实的、存在的,是可以信赖的自然法则或人生信条。就像女娲造人,本是空穴来风的事,华夏先民在捏造这个故事时,跟女娲捏人一样自然天真。据说女娲一开始用黄土仔细捏人,捏着捏着就烦了,整个人都不好了,便用绳子泡在泥里,再拉起来,飞起的泥点也化成一个个人。

 

新疆出土的伏羲女娲图

 

女娲为什么造人,没人能说得清,也没人在意,但人们只在意她用的材料及怎样造人。所以这个故事后来被进一步集体创作为:富贵者,黄土人,贫贱者,引绳人也。从此华夏民族有理由相信,土黄色皮肤的人种是同一祖先,同一血脉,也拥有同一梦想和追求;无论大家近在咫尺还是在天涯海角,只要是黄种人,就亲如一家。从此大家还认定,同样是黄土塑身,虽四海之内皆兄弟,但要讲尊卑秩序,论君君臣臣,因为富贵贫贱是命定的,女娲安排好的。

这种集体创作的过程,也是达成共识,形成同盟的过程。智人正是靠诸如鬼神、图腾、宗教、金钱以及后来的国家、人权、法律、正义等种种由想象构建的秩序和现实,把更多人的思想连接起来,集结大批人力,发展出更加紧密灵活的组织形式,逐步由采集狩猎进入到农业、工业、科技和信息时代。

可以这样说,人类是靠想象和虚构创造了历史和文化,靠一代又一代共同的故事和追求走到今天。同样可以说,人类生活的世界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牢靠,有很多是指望不定的,说变就变的。一旦有天大家不再相信某个故事,重新虚构一个,原有秩序将会瓦解,现实将发生崩塌。历史上一波又一波的动荡、变革、仇杀、战争,都说明了人类至今还没有虚构出牢不可破的神话故事,人类社会没有永恒的主题,历史没有必然。

 

四: 生态浩劫

有了一定组织能力和较为先进技术的智人,在几万年前的某天,突然有人提议: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大家如梦初醒,拍手称快,觉得不翻山越岭、漂洋过海去闯荡一番就枉为人类,只有没出息的动物,才长年累月地窝在一个地方。智人中的勇敢者开始成群结队,拖儿带女,向着想象中的美丽新世界进军。他们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在漫长的岁月里足迹遍布欧亚大陆,各大洋岛屿和澳洲,并在一万六千年,世界最后一个大陆美洲,也闪现他们子孙穿梭忙碌的身影。

 

早期人类迁徙图,红色是智人的路线,棕色地区是尼安德特人

 

智人所到之处,安营扎寨,生儿育女,反认他乡是故乡。他们每推进一步,既惊心动魄又惊恐万状,满眼尽是见所未见的生物。在澳大利亚,有2米高的袋鼠,有老虎一样大的袋狮,还有外形像袋熊,体重超过2吨半的双门齿兽。在美洲,除了长毛象、乳齿象、剑齿虎,还有高达6米、重达8吨的巨形地懒。其他地方同样也有闻所未闻的大型哺乳动物、爬行动物和鸟类。智人仿佛置身于动物园,一时间目不暇接,更为找到取之不尽的美食乐园而欣喜若狂。那些优哉游哉的动物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些因脑壳突然出了毛病,变成直立行走,看起来有点可笑又可怜的同类、近亲,带给自己的却是万劫不复的厄运。

在智人未到达之前,这些动物躲过一次又一次冰河期,抵御各种严峻的气候变迁,历经几百万年,依然顽强而蓬勃地存活着。它们每天在自己的土地上漫步、嬉戏、觅食、繁衍,安居乐业,生生不息。

智人入侵后,古老的动物家园开始了血流成河的历史。有的大批被捕杀,成为智人餐桌上美食;有的因栖息地被侵占和生态系统的改变而走向灭绝。在不到几千年的短短时间内,澳大利亚24种体重在50公斤以上的动物,有23种惨遭灭绝。在不到两千年的时间,北美原本足足47属的各类大型哺乳动物,其中34种已消失,南美更是在60属之中失去了50属。像剑齿虎,原本活跃了超过3000万年,却几乎在瞬间灭绝。

智人每天的生日,成了动物们的忌日。他们第一波殖民正是整个动物界最大也最快速的一场生态浩劫

 

人口增长和动物灭绝的速度成正比

 

动物们的悲惨命运还没就此完结。农业革命的土地扩张,造成第二波灭绝浪潮;今天工业革命的第三波灭绝浪潮,黑手已从陆地伸向海洋。现在地球上的生物所剩无几,唯能大量成活的,是那些早已失去了野性,既不能尽情奔驰,也不能自由飞翔的家畜家禽。它们的一生,要么被智人役使,要么葬身智人腹肚。在一些商业性机械化养殖场,它们一出生就活在逼仄的空间,不能和母亲相处,也没有同伴玩耍。没人同情它们生理上的痛苦和情绪上的孤独。它们只能活在工厂的生产线上,生命的长度用周和月来计算,很多本能的需要无法满足,而最后等待它们的,是血淋淋的屠宰和智人热腾腾的食欲。

 

五: 欲望帝国

智人是动物不断灭绝的元凶,是生态浩劫的连环杀手。这一切都源于智人处在食物链顶端,唯我独尊,为所欲为;也源于智人靠想象建立起来的宗教、金钱、政治、科技帝国,具有摧毁一切的强大力量;更源于智人无尽的欲望和贪婪。智人世界从来不缺少谴责,对自己内部的集权、暴力、贪婪一贯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却很少检讨自己暴殄天物,欲壑难填。

智人从动物变成人,不仅仅满足于吃饱喝足,还要食有肉,行有车,住华屋,衣轻裘;还要有权势,有地位,有名望,有影响。智人的欲望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从来没有满足的时候。他们从生到死都行走在欲望之路上,拼命地追求,奋斗,索取,目的不外乎建立强大的欲望帝国。为了更多地获取和占有,智人不断推动技术革新,提高工具的实用性,进一步向大自然攫取,向动物开刀,甚至向同类大开杀戒。

有史以来,智人内部从没停止过攻击、械斗、仇杀、战争,虽冠以种种堂皇的理由,其实质超不出占地盘,抢资源,满足自我需要。1519年,西班牙殖民者荷南.科尔特斯,带领一队人马,以寻找和发现新大陆之名,入侵墨西哥,对拥有黄金的阿兹特克人大肆烧杀抢掠。当地人为之疑惑,不知仇来何处。这位探险者直言不讳,道出了所有征服者的心声:我们这群人有种心病,只有金子能医。

 

1000元西班牙纸币,上有荷南.科尔特斯的头像

 

在人类历史上,有很多伟大的征服者,并建立起各种帝国。这些征服者在时间的长河中,随着帝国一个个樯倾楫摧,灰飞烟灭。但有一个征服者,极端宽宏大量,手段又灵活无比,让人人都成了虔诚狂热的信徒,这位征服者就是金钱。它能够跨越几乎所有的文化鸿沟,不会因为宗教、性别、种族、年龄或性取向而有所歧视,受欢迎的程度,无可匹敌。不论你讲着不同的语言,服从不同的统治者,敬拜不同的神,但都信服金银和纸币。智人的世界有多种语言、不同统治者、各类神祇,而金钱才是唯一的通用语、唯一的统治者,唯一的真神。虽说它只是有颜色的纸张或闪光的物质,本身不能吃和穿,但它能满足智人一切欲望。

像宗教和统治者一样,金钱也是智人用想象虚构出来的互信系统之一,相比其他系统,却有着不可估量的优越性和跨越时空的生命力,能够长盛不衰,永垂不朽,成为智人至死不渝的膜拜对象。金钱抚慰智人,也异化智人,让智人在欲望的汪洋大海中流转沉浮,永无彼岸。 

 

六: 未来迷茫

从认知革命到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再到现在的科技革命,历史每推进一步,智人世界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又以自然资源的枯竭、生态环境的破坏、动物种属的灭绝为代价。

从智人角度看,这是人类本能需要,也是发展的的代价;从地球和整个生态系统看,这无疑是一场人祸。智人从自然界汲取生命营养,又从自然界学习它的内在逻辑,用来管理社会,创建文明,发展科技,推动经济。面对敞开胸怀、无私奉献的大自然,智人不但没有报答,没有好好保护,反而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对周遭的动物和生态系统掀起一场又一场灾难,只是为了寻求自己的舒适和娱乐。这种自私无情,不负责任的行为,表明智人离自然愈来愈远,走上了与自然背道而驰的不归之路。

离自然越来越远的明显标志,是智人不仅拥有上天入地的能力,还可以打破自然选择的法则,通过智慧设计法则,改变生物演化进程和生命的游戏规则。在近40亿年的时间里,地球上每一种生物的演化都依循着自然选择的法则。没有任何一种是由某种具有智慧的创造者所设计。

时至今日,这个40亿岁的自然选择系统面临智能设计的对抗。科学家通过基因工程,能够改变生物体也包括智人自己的外形、能力、性别、年龄、需求和欲望。如果你觉得生活暗谈无光,需要一个别样的宠物陪伴,他们可以为你克隆一只发着荧光绿的兔子。如果你觉得造人太累,分娩又太痛,他们可以用人造胎盘为你孕育胎儿。如果你又想自己生,又不想太痛,那更不在话下,他们会有很多办法满足你的欲望,说不定仅让你打个喷嚏,轻微、快活地震颤一下,聪明可爱的宝宝就呱呱坠地。

如此说来,智人似乎再跨进一步就进入神的境界。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科技革命的今天,智人仍然对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不知所以,对未来目标感到茫然,而且似乎也仍然总是感到不满,若有所失。

我们的交通工具已经从独木舟变成帆船、变成汽船、变成飞机、再变成航天飞机,但我们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前往的目的地。我们拥有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但几乎不知道怎么使用这些力量。

面对不断膨胀的欲望、迷惘的生活和没有方向的世界,整个人类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本文所有引用都出自《人类简史》)

网友评论

昵称: 验证码:

Copyrights © 2015 广外佛山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地址: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富湾学府路19号 招生招聘热线:0757-88818333  传真:0757-88818333 备案号:粤ICP备1503142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44060802000063